北京和美妇儿医院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院内新闻 > 文章新闻 > 正文

剖宫产不是解决产痛的钥匙

分享到:
  多样的视角有助于开启多元的思考,但有时,也会冲淡事件的本质。就榆林悲剧而言,正视产妇诉求的关键并不在于做剖宫产。
  多样的视角有助于开启多元的思考,但有时,也会冲淡事件的本质。就榆林悲剧而言,正视产妇诉求的关键并不在于做剖宫产。

  经济观察报评论员言咏采访了北京和美妇儿医院妇产科专家夏晓艳,针对“破宫产是不是解决产痛的钥匙”进行了专业的分析探讨。

  访谈内容

  言咏:榆林悲剧发生后,舆论的讨论集中在“为什么没剖宫产”、“究竟是谁阻止了剖宫产”,你觉得这些争论争到点子上了吗?

  夏晓艳:在医院发生这样的事很痛心,但争论的要点不是有没有剖宫产。如果阴道试产过程中出现难产迹象而没有及时剖宫产,导致产妇子宫破裂、新生儿重度窒息,甚至产后大出血、产妇死亡,那是医疗问题。这件事反映的是疼痛管理和人文关怀的缺失。产前检查不仅是看各项指标是否正常,还有个重要的内容:产前宣教。教准妈妈如何面对妊娠带来的生理变化,让她对分娩有一定的初步认识。孕妇了解产程的进展才会有思想准备,才会少些焦虑。再次,当临产后,尤其是产程进入活跃期后,疼痛加剧,如果有人关照她,指导她深吸气、坐球,甚至给她做做按摩,必要时给予一点镇定剂,就会增强信心,可能就安全度过了。还有陪产问题、家庭式产房,现在一些有条件的医院已经尝试了,效果很好。家人陪伴最大的好处就是缓解产妇的心理压力和对分娩的恐惧。

  言咏:很多人质疑家属为什么不直接选择剖宫产,B超明明已经提示胎儿头大了。

  夏晓艳:足月胎儿双顶径大致在9-10之间。胎儿囟门和颅缝没有闭合,经过产道挤压,头可以塑形,这就是胎儿适应产道的可塑性。现在为什么不提倡42周以后生,因为42周之后这种可塑性就差些。临产后医生要判断产程是否顺利,给出合理建议。如果胎头按时下降,宫口按时扩张——初产妇进入活跃期(开3指后)每小时宫口开大1.2公分,经产妇1.5公分,胎头下降每小时至少1公分,同时胎心好,羊水清,那意味着分娩能顺利进行。如果两个小时没进展,要评价产力如何、胎方位,给予相应处理,如果四个小时还没进展,那就要跟家属交代有头盆不称迹象,你们做剖宫产要安全得多。这时医生表态要明确,不能含糊,不能把选择的责任推给家属。家属在这种情况下基本都是接受的。一旦决定顺转剖,就要快,产科的特点就是快。和美妇儿医院当决定手术时,会即刻通知手术室及相关科室,最短时间内做好术前准备,应对手术,速度极其快。

  言咏:产妇六次提出剖宫产的诉求被漠视,最后疼痛难忍跳楼,两条生命逝去——这给人的心理冲击太强了,所以普遍认为“你给剖了她就不会死”。就个案而言或许确实如此,但延伸思考的话,疼痛是剖宫产的理由吗?或者说,剖宫产是解决产痛的方法吗?我们能否从个案中抽身出来,冷静地讨论这个话题。

  夏晓艳:不能因为疼痛而剖宫产,它不是解决疼痛的方法。产妇疼,你给她解决疼的问题。有条件的医院上分娩镇痛,还可以在合适的时候打杜冷丁。实在没条件,也要哄哄她,别激她,别呵斥她,越呵斥她越听不进去。有一位产妇,胎儿臀位,希望试产,一开始没上无痛。开到七八指时,不想生了。我问怎么了?她说疼得不行。丈夫也说,剖吧。我马上叫麻醉医生来打镇痛,很快产妇就来精神了,一会儿就生出来了。麻醉医生早说过,任何时期都可以打镇痛。你稍微给点帮助产妇就能度过瓶颈。

  言咏:但分娩镇痛在中国大陆的普及率非常低

  夏晓艳:私立医院,如北京和美妇儿医院分娩镇痛率90%以上,北京妇产医院分娩镇痛普及率大约30%,一些综合医院的镇痛普及率可能更低。麻醉医生数量不够。分娩镇痛麻醉医生不是简单地打一针就走了,还得观察你疼痛缓解情况,血压等各项指标、有无头痛等其他不适、能否下地运动、能否自主排尿。

  言咏:客观上是资源不足,主观上是不是也漠视疼痛?

  夏晓艳:传统的观念就是分娩哪有不疼的,疼是正常的,这是一种漠视。我们人文关怀在医学上的缺失,不仅是产科,也包括别的科。国外不这样,你疼痛,就给你管理疼痛。

  言咏:不必要的剖宫产无利于母婴双方,对孕妇而言,其短期和长期风险都比顺产要大,这样的医学常识怎么强调都不为过。但依然有很多人认为,剖宫产是一项成熟的手术,很安全。

  夏晓艳:剖宫产的风险确实比顺产大,近期风险有麻醉意外、术中出血多、负损伤、还有术后刀口愈合的问题。远期有慢性盆腔炎、瘢痕子宫。产科中极其凶险的羊水栓塞更多发生在剖宫产中。

  言咏:但在中国我看到一个数据,四川省妇幼保健院2012年做了一次调查,在收集的2011年剖宫产样本中,社会因素(即非医学指征)的剖宫产占比近半(46%)。产妇自己要求剖宫产的原因,排名前三的分别是:不能忍受顺产疼痛;认为剖宫产无痛苦、安全;对顺产感到恐惧,三者加起来占比近九成(89.7%)。几年前的数据放在今天依然有意义,因为现象依旧。

  夏晓艳:是的,我国的剖宫产率总体来说是偏高的。

  言咏:虽然全世界都致力于减少不必要的剖宫产,但产妇有没有生育方式自主权?如果她就是要剖宫产呢?

  夏晓艳:当然可以。我国的产科指南中专家共识,剖宫产指征中一条是孕妇强烈要求。现在社会比较复杂,比如说,有的孕妇做过阴道紧缩术,不宜阴道分娩,要尊重孕妇的一些隐私。

  听完夏晓艳主任的专业讲解我们得知,剖宫产无论如何不应该成为处理疼痛的第一钥匙。而更值得讨论的是,什么方法可以缓解产妇精神焦虑与生理疼痛。分娩镇痛、非药物舒缓方式、家属陪产、更耐心的医患沟通——这些构成现代化产房的要素,在中国大陆依然是稀缺品。

  和美妇儿医院作为新型专业的妇儿医院,有每个产妇标配的分娩镇痛来缓解产妇的生理疼痛,有专业的医护人员全程陪伴,也有家属陪产来缓解产妇的精神焦虑。从怀孕到分娩呵护每一位准妈咪,帮助她们安全、舒适、暖心的顺利分娩。

关注我们:
分享到:

你可能还会喜欢这些文章:

联系我们
和美位置:北京市朝阳区安外小关北里甲2号(地下一层至地上四层)
邮政编码:100029
联系电话:010-6499 0000
合作电话:010-6499 0082
Email:contact@hmcare.org
互动专区
合作伙伴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11 - 2017 HarMoniCare Women & Children's Hospital 北京和美妇儿医院 京ICP备13010676号-1 (京)医广【2017】第06-12-0384号

预约咨询